专访华人练马师罗富全:疫情下香港“马照跑”更是种精神勉励

2020-12-07

  中新社香港12月7日电 题:专访华人练马师罗富全:疫情下香港“马照跑”更是种精神勉励

  中新社记者韩星童

  “关于马匹最初的记忆,是在上水双鱼河畔。一些马匹在那里放草,休养。”父亲是马房助理,所以罗富全一向比别人更亲近、好奇马匹。

  而骑师风采,他在电视里一睹便难忘,“觉得他们好威”,从那时起,他萌生起成为骑师的梦想。

  1981年,罗富全在读中三时,透过赛事见习学员计划加入马会。他经过了一年多的训练成为见习骑师,1987年更晋升为骑师,在他担任骑师期间,合共赢了27场头马。

  然而,在发展势头正劲之时,罗富全忽然决定退役,转到幕后发展,成为一名练马师助理。对于当时的决定,他如今回忆并无犹疑或悔意,“当时骑师数目众多,竞争十分激烈,加上子女先后出生,需要考虑前途和收入的问题。”

  对罗富全而言,成为练马师可谓道阻且长,在此之前的20余年间,他先后担任了多位练马师的助手,三次投考练马师才终获成功。其中更有一次,从三人中选拔两人,结果他落第而归。失落及挫败感交集心头。

  “当时我想过,如果第三次也不成功,应该怎么办呢?我一定会再试第四次、第五次,直到能够成功为止。”罗富全很坚定,他不止一次地反问自己,为什么别人做得到,你做不到?“没理由的,只要我用心努力,肯定也可以做到。”

  入行以来,他每天早上5时就回马房工作,完成一天工作后很多时已是黄昏时分,而在香港马季歇暑期间,他争取机会到海外学习,装备自己,曾先后到澳大利亚、新西兰与日本的马房观摩和工作,汲收了不少海外练马经验。

  骑师与练马师的角色截然不同,前者“骑在马上,好像开一架跑车,充满速度感,如果赢了,感觉当然很好”;后者却急不来,考验的是长年累月对马匹的细心照料、精心训练。“有些马很小的时候就来到香港,相当于我把它们从小养到大,一路看着它们成长,如果它们最终能赢,也会好开心。”

  最怕碰到马匹练得差不多,却突然生病,会扰乱接下来的工作计划。近日便有匹马气管有痰,经兽医化验得知是有细菌感染,“没办法,一定是马的健康先行,如果它有不舒服”。他决定让它休养两个月,果然事半功倍,这匹马在上周的赛事中跑赢。

  香港现在有22名现役练马师,当中外籍人士和华人大约各占一半,54岁的罗富全今季至今赢得22场头马,暂居练马师排行榜第二位。

  事实上,罗富全刚入行时,华人练马师成绩偏居中下游,“外籍练马师在海外,由小到大接触到马,对于马、骑马都很熟悉,相较之下,华人接触马较晚,通常到十几岁才能入骑师学校读书。”那时一些国际赛马盛事在香港举办,常见外国的马包揽一众奖项。随着近年不少华人练马师开始到国外学习交流,再回来学以致用,提升了华人练马师的成绩,“现在排头几位的练马师中有几个是中国人,甚至都可以做冠军练马师”。他对未来华人练马师的发展充满信心,这种力争上游的决心,始终来自他那句自省的反问——为什么别人做得到,你做不到?

  今年香港国际赛事将于12月13日在沙田马场举行。据悉,香港国际赛事是一年一度的全球马坛盛事,属全球顶级马匹、骑师、练马师及马主目标所在,被誉为“世界草地锦标大赛日”,当天四项草地国际一级赛的途程由1200米至2400米,总奖金高达9500万港元,在疫情下仍较去年增加200万。

  罗富全旗下的马匹“日日精彩”与“载誉归来”将角逐浪琴表香港短途锦标,而“精明才子”则会出战浪琴表香港一哩锦标。

  全球疫情持续蔓延令这场赛事无法迎接大规模的观众入场,难以延续往日的热闹。但“马照跑”某种程度又在这一艰难时期有着激荡人心的隐喻。

  赛马文化在香港有百多年的历史,深入人心和民众生活,是这个城市休闲生活里“不可缺乏的东西”,“香港人日常看赛马,没得看就觉得好闷,不开心”。罗富全记得,2003年“非典”疫情肆虐,有匹名为“精英大师”的马连赢17场,颇为振奋人心,那种精神层面的勉励,令赛马的价值已远超竞赛的刺激,而是渗透入抗疫、拼搏求生的个人与城市命运共同体中。他说,希望这次的赛事,给民众带出同样的讯息。(完)

【编辑:苑菁菁】